新不灭武尊小说导航—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仙妃来袭:傲娇魔尊太嚣张

仙妃来袭:傲娇魔尊太嚣张

仙妃来袭:傲娇魔尊太嚣张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12 01:29

评语:那么恢弘的小说,却又可以写的这么细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 小说写的出神入化,让读者无法自拔

仙妃来袭:傲娇魔尊太嚣张是作者织夢云最新推出的仙侠类小说,在大结局里,主要讲述了澪枫若离两个人的故事,所以喜欢仙侠小说的赶紧去看看吧。

精彩章节

鞭子划破皮肉,有节奏,却过于残酷的声音。

鲜红的血液,恣意地在地面上流淌。

被锁链束缚地男子,身上早已千疮百孔,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不知道他是昏过去了,还是在强忍着——没有挣扎,没有一声痛,在他的口中发出。

黑暗,冰冷,散发着血腥的气味,是这里的全部。

这里,是真真正正的,地狱。

看不到一点光亮的,地狱。

在这无边无际的深渊之中,却有那样的一抹,与周围的景象完全不相称的耀眼的光芒。

光芒的来源,是一位身着水蓝荷边曳地长裙的,容颜绝美的少女。

白生生,毫无血色的瓜子脸上,弯弯的月眉,高挺的小鼻子,樱粉的唇,皆精致得宛如天工雕成。

但是,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她的那双大得稍显夸张的眼。

那是一双美得难以形容的眼,黑白分明,谁也不多占一点不属于自己的色调。

珍珠稀翠,也难以与她的眼珠相相匹敌。乌亮纤长的睫毛,小扇一般覆拢在眸上,更为这冰冷而不显得呆滞地眼眸增色不少。

仅看一次,就像是要被吸进去一般——再也难以忘记,再也难以离却。

而这双绝丽之瞳,正盯着被束缚住的血肉团,不可思议地流动着奇异的,像是愉悦的明光。

她身畔的黑衣执行者,却停住了挥动手中的长鞭。

“为什么停了?”

她开了口。

她的声音,与她的容颜般,都冷冰冰的,没有丝毫的感情流露。如果不是她的睫毛不时闪动,简直会让人怀疑,她是否仅是尊人偶娃娃。

“守护者殿下,难道还要继续么?”黑衫行刑者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会不会太残忍了?”

“残忍?”她依旧面无表情地道:“身为冥族,身为这三界的仲裁者,对待罪孽罪犯,怎样的手段都不为过。”

“可是……”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不是饮下忘川之水,灵夜琴一响,就会葬却前世今生么?那么,就让他们全忘了,重新开始难道不好吗?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破坏他们的魂魄——这样,不是永远让他们停留在‘罪’之上,永远都没有改正的机会了么?”

“你以为,我们冥界没有给过他机会吗?在他试图在九天翻覆时,虽然我们把他关在了天牢里,可终究还是放了他一马,甚至还由着他再度进入轮回之中——可是,谁知他屡教不改,哪怕换了族改了名,也不肯忘忆,还自不量力地再次向天冥挑衅。要是再这么任他胡闹下去,岂不是让地界觉得天幽两界,仙冥两族好欺负?”

黑衫者皱着眉,身子微微地发颤:“既然如此,直接将他的魂魄散尽不是更好?何必让他遭这份活罪——”

女子冷冷道:“莫非你不忍心了?”

“倒并非是动了恻隐之心,不过我觉得没有必要罢了——反正都是决定要处死的家伙,安安静静地死和折磨致死,结果都是一样。何况现在给他个痛快,我们也称不上是仁善了——他受的刑罚早已超出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范围,得饶人处且饶人,差不多就收手吧……”

女子盯着他。

漆黑的眸子,深得若冬之夜。

他完全不敢直视,心中隐隐觉得,若是与之对视的话,就会被黑暗所吞噬。

“呵。”

冰雕般的女子忽然笑了一声。

虽然她的笑容,仍是冷冰冰的,却无论如何不能否认,她笑起来实在是好看——眸光闪动,小小的酒窝凹陷下去,为她本就秀致的面容,又多添了几分色彩。

他的心突突地跳着,总觉得她的笑有些不祥,但还是忍不住被这美丽的笑靥吸引,时不时抬起眸子,偷觑着她的表情。

她伸出指头来,勾住了他的下巴。

“不用偷偷地看,要看,就正大光明地看。”声音依旧寒凉,然而深陷的酒窝,锐利的眼神,使得那冷漠之容看起来竟有些许难以言说的诱惑。

“现在,我们来做个游戏好不好——”她幽幽道:“我问你问题,你只能点头或者摇头。”

“好。”

他吐出了这样一个字,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游戏已经开始了,你都没有自觉吗?”

仅仅一巴掌,他的嘴角已渗出了血丝来,眼前更是泛出了黄色的星星。

看来,她是,很认真的呢。

他正在思虑着事情,脸上却又挨了一巴掌。

“思考的时间有点太久了哟。你只能点头或者摇头,没有发呆不答这样的选择。”她笑问道:“再问你一次——游戏开始了,你可明白?”

他吞了一大口腥血,拼命地点了点头。

“好,你是不是觉得他的惩罚,太重了些?”

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加之被那双冷而妖异的眼盯着,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就点了点头。

“啪”地一声,他的眼前发黑,有些立足不定。

“人就这点刑罚你竟然就觉得这贼子受不住了?你可知道,你的这份怜悯是对我冥界权威的质疑,也是对他的一种轻视?”

他正在深深吸气的时候,冷不防脸上又挨了一下。

“问你话呢,你竟然还敢不答?”

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她之前都对他说了些什么,只能胡乱地点了点头,耳边却又再次响起了鸣响。

“好,你敢不答是吧?”她的嘴角向一边上挑:“好胆色,放眼整个冥界,好像还没有谁敢正面和我说他不敢的,你——是第一个。”

“不,我不是……”

“我让你说话了么?”女子抬起一脚,将他踹倒:“没说游戏结束,你竟然又开了口——我看你真的是活得有点不耐烦了。”

他仆倒在地,咳出了一大口血,骨头吱吱格格作响。

随着她拍手的声音,立时有四五个与他相同着装的人上前,半跪在地:“守护者殿下,请问您有何吩咐?”

她踢了踢他断了骨头的上肢:“这小子嫌我对雪魔王的刑罚重了,替他鸣不平——甚至还因为他说想不听我的话了呢。”

“什么?”半跪在地的黑袍们立即露出了不悦的神色,上前去将他架了起来:“请问守护者殿下想要怎么惩罚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他的见识实在太过浅薄,就这么一点点的刑罚就觉得太肮脏,不忍目视。所以,我想请各位好好教教他,什么叫做真正的地狱。”

黑袍者们对视了一眼,齐齐地应道:“是!”

“还有劳烦告诉我外公,下次不要再派这种棒槌来让我调教——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容忍他们,也没有那么好的脾气能够听他们这些自诩正义的指责。”

“是,守护者殿下。我们一定传达给君上。”

“下去吧。”她挥了挥手,那些黑衣人立刻就不见了踪影,仿佛根本没有来过。

牢房,顿时空荡了起来。

漆黑与寂静,与刺鼻的血腥味叠合一处,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恐怖漫散。

“你……咳咳……还是那么下贱,那么惹人讨厌啊……白白浪费了你这张脸了——我一看到你的脸,就很生气……咳咳……长在你身上……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咳咳……”

嘶哑的嗓音,透过血肉模糊的脸,在阴森的空间荡起回音。

“原来你竟醒了么?”她转过身去,淡淡开口:“什么时候醒的?”

“我一直不曾昏过去……痛得太过了,反而无法得到失去知觉的美好救赎……咳咳咳……”他的每个字,说起来都很是费力,可他仍然强迫每个字吐得清晰。

她足尖一踢,将方才被拖出去的可怜虫的长鞭踢起,握在手中。

“方才那刚进了阶的小子因为同情你,落了那样悲惨的下场。以你之心性,是不是会感到自责呢?”

“自责……么……”他一边咳嗽,一边“咯咯”地笑:“我的莲儿,已没有得救的希望了吧?”

“很遗憾地告诉你——她已经死透了。”

“小灵呢?”

“死了。”

“我的——那些臣民们呢?”

“自杀了。”她用没有感情的声音回答:“你的傻瓜副将说,士可杀不可辱,既成了败将,就绝对不活着任由敌人凌辱。你率领的那群乌合之众,就都随着你的傻瓜副将一起,把魂魄引爆了。”

“是啊,不在了,他们不在了。我所爱的,我所信任的,信任我的,都已经不在了。”他强撑着气力,凄惨惨地笑道:“我对失去,已经和我的身体对你们的刑罚,对你们喂给我的毒药一般,习惯了,也就麻木了。他们的死我都无能为力,不能挽回任何事态,那你以为一个替我辩解的陌生家伙丢了性命,还能在我心内掀起什么波澜?”

她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随后,用冷静得难以相信的口吻给他下了判决:“你已经,彻底扭曲了啊。”

“我知道。早在天界被背叛的时候,我就已经扭曲了,崩坏了。只是,和你比起来,我还有许多不如的地方。”他涎着血咳嗽道:“不过,经历了这么多还没能比你病态的我,看来是永远不可能比你病态了——真好奇,你都经历了什么,变成如今的样子……”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再也听不见。

头垂落了下去。

虽然眼睛还睁着,可是,他已经再也不动了。

她将她的手,按在他的胸口,血液刚刚沾湿她的手指,便已化作雾气在风中蒸腾而起。

他的模样,也开始破碎,看不清晰。

“我还以为你永远也死不了呢,结果还是个有寿限的无趣的家伙。”她打了个哈欠,再不去理会开始飞散的残魂,朝牢狱外走去。

迎面,急匆匆的紫影与她撞了个正着。

“大胆!”她瞪圆了眼,冷声呵斥:“瞧你这副德行,把我撞倒了怎么办?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怎么办?”

“属下失礼,属下失礼!”迎面闯来的紫衣青年恭恭敬敬地朝她作了一个揖,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但属下实在是有急事禀报,如果您想责罚我的话,之后怎么说都行。现在您就咽下委屈,快和属下出去一趟吧——”

“在冥界,什么大事能够比我和外公发火更大?”

“哎,您出去就知道了——求您了——”

她抿了抿嘴,冷冷“哼”了一声:“要不是什么要紧事,当心我砸了你的离魂殿!”

可是,当她一走进九冥的碎石路,瞳孔立刻便收缩了一下。

冥界的道路上,已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

而那些尸体,皆是高位冥族。

“谁干的?这些都是谁干的?”她提高了嗓音,听起来还是要比寻常人要低沉与冰冷。

换做往常,早就有人应她的声了。

现在,只剩下沉默。

她疾步在冥界走着,到处都是死相,完全没有谁来回应她。

当她快要走进幽冥宫的时候,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这味道,平时都会让她安心,今天却只让她感到害怕。

夹杂着血的味道。

她本来是不害怕血的,但是,若是最亲近人的气息混杂了血,却让她的心瞬间突突跳了起来。

她咬了咬牙,拧了拧手腕,银铃的碎响给了她不少勇气。

终于,她迈入了幽冥宫中。

刚一踏进去,她救看到——她的外公,她唯一的依靠,就那样倒在了地上,给予她安全感的肩膀,被整个地削了下去。

而在外公身体的两侧,一个身披黑色兜帽的男子颓然跪在地上,而在他的对面,站着个着一身金色铠甲的倩影,正用一把长剑指着他。

那男子,她是识得的。

寒夜,她父亲的亲信。

只是,今天的他,看起来,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

而那女子,她则更熟悉不过,以至于太过震惊的她,过了许久,才缓缓地吐出她的名字来。

“水无痕。”

“哈,是你啊,小丫头。”她回身,大声笑道:“可是,你叫错人了,我不是水无痕,我是冷清霜。”

“冷清霜……”她低低重复,忽而倒吸了一口冷气:“冷清霜?!难道你就是……”

“不错,就是我。”

“你恢复记忆了?”

“我从来就没有失去过。”冷清霜嫣然:“只是你们这群家伙,自以为全天下只有自己会骗人,却不知也可能被其他生灵所骗。”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以为……我这只黄雀就是最大的赢家了,却最终还是败在了鹰爪之下。”寒夜长长地叹气,目光有些许的迷离。

“是,你所谓的‘天命所归’,对于我来说,从来就没有意义,深信不疑也仅仅我为了迷惑你们,造成的假象罢了。”她歪着头:“不过最可惜的好像还是,你最终的愿望,也没能实现。反而失去了本来还有的。”

“是啊……是啊……我好后悔啊——早知道机关算尽的结局是如此,我当初不如珍惜眼前的时光。可惜,我回不去了……”

他啸着,笑着,长叹着。

匕首深深地刺入了心窝之中。

他看起来,虽然似充满了遗憾与悲哀自尽,不过她也全然不在意。

她的眼里,只有她的外公,只看到了她的外公。

“看起来,你真的很珍惜他啊。可惜,你也只不过是个棋子……”寒夜微笑着向她招了招手,血液沾红的牙齿:“你过来,我知道真相,也能告诉你让你外公复活的方法……”

命之将陨,总不会骗她的吧。

她走近了他,将耳朵贴在他的唇边。

手指织造出结界,将染秋霜的攻势挡住。

就这分神的一刹那,她忽觉心口一凉,垂眸却看到——寒夜将匕首,也没入她的心脏。

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那从自己身体不断流出的血红色,还是让她有一点不舒服。

“你……”

“我不是要杀你。”他喘息着道:“你现在,用你心口的血,沾湿你的灵夜琴,随着你的心韵,弹一首曲子。时间将会继续向下走。如果,继续向前的世界让你不愉快的话,你可以把这首曲子再倒着弹一遍——你就可以把过去从头来过。”

“你是说光阴溯回之术?可是,我试过无数次了,都是失败——说到底那个传说中好像很厉害的铸魄凝出的这把琴,到底能不能溯回时间还不确定呢……”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之前所差的条件,就是雪魔王的性命,还有你急迫地心情。现在,按我说的做……动作要快,冷清霜……我来挡住……”

他爬着,将血指印按在结界上,划出了个六芒星的纹样来。

“你难道想从头来过?没那么容易!”冷清霜的剑刃砍在了结界上,光芒闪烁,只这一剑,结界竟就被砍出个巨大的缝隙来。

“你……快点……”

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唤出了灵夜琴,以心之血沾染了琴弦,随着心中跳出的韵律,弹拨出了调子。

身后的喧哗声,越来越远。

结界碎裂,冷清霜的剑在她头上停下的瞬间,她的魂魄,已然掉落到了虚无的白雾之中。

没有感情的人偶,被注入了缺失之物。

头很痛。

什么也看不见了。

只觉得,有好多好多陌生的记忆,涌入了她的身体里。

他人的世界,自己的世界,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记忆,终于将她吞噬。

她只觉被暖热的温度融化,在螺旋之中,化为了一双眼。

最后,躯体的感觉皆变得和她的名字——曾有人对形容过她的,相当不祥的名字一般。

云烟。

如云、若烟,久离别。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仙侠小说 玄幻仙侠 仙侠情缘
仙侠小说
仙侠小说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仙侠小说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仙侠小说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玄幻仙侠
玄幻仙侠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玄幻仙侠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玄幻仙侠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仙侠情缘
仙侠情缘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仙侠情缘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仙侠情缘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精彩100小说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皖ICP备18021398号-1联系QQ: